Wednesday, January 24, 2018

神的力量在人的說話中

常年期第四主日




話,在現代人好像是對立;而對於古人,說話是思想的具體化,是感覺和情感的結晶傳遞的不只是想法和信息,而是表達發表人的創造性或破壞性。偶像不能成就好事,也不能做壞事,因為有嘴卻不能說話(詠115:5),而天主用祂的話創造了天地:因天主的一句話,諸天造成;因上主的一口氣,萬像生成。他一發言,萬有造成,他一出命,各物生成(詠33:6,9)。
因天主的聖言,創造了宇宙、保存天地(伯後3:5-7)來到了世界,「成了血肉」(若1:14),讓盲人復明、啞說話、瘸子行走,給飢餓的人吃飯,給囚犯自由,給苦痛的人喜樂。他使罪人成為門徒、不誠實的稅吏成為徒、稅吏長成為亞巴郎的子女、強盜進入天國宴席的首位
神父、父母和基督徒教育工作者常常說他們很失望,他們抱怨福音啟發的勸告好像落在聾人的耳朶中,或只有許的影響難道是天主的話語失去了效力嗎?如果不能改變思想和心靈,不是讓新世界萌芽成長,那就不是天主的話,那是人的話。這很容易被誤解我們常常可能只是在宣講自己,卻自以為宣講福音。好的勸誡,合理的警告,這個世界的智慧經常表明它們是有用的,但是它們從來沒有創造過奇蹟。 只有宣布的話是主人的話,奇蹟才會出現。
為了更好地理解這樣的信息,現在讓我們重複以下的話
我們不是宣講自己,而是宣講主基督的話。」


讀經一 (申18:15-20
上主你的天主,要由你中間,由你兄弟中,為你興起一位像我一樣的先知,你們應聽信他。正如你在曷勒布集會之日,求上主你的天主說:惟願我再不聽見上主我的天主的聲音,再不看見這烈火,免得我死亡。
上主遂對我說:他們說得有理,我要由他們的兄弟中,給他們興起一位像你一樣的先知,我要將我的話放在他口中,他要向他們講述我所吩咐他的一切。若有人不聽信他因我的名所說的話,我要親自同他算賬。但是,若一位先知擅敢因我的名說我沒有吩咐他說的話,或因其它神的名說話,這位先知應該處死。

人在內心一直渴望超越時間和空間的限制進入天主的世界,窺探神的奧秘和意願,了解過去,尤其是預知未來的事件他們利用算命和占星,解讀夢境,通過禮儀獲得神諭,以便預防有威脅的負面力量。巫師、法師、占卦人、占星師、招魂師自古就存在於人類所有的族群,都嘗試超越時空。在基督降生前一個世紀還出現了星象家。
從一方面來,這種神秘學很有吸引力,讓人著迷,而且在某種程度上給人安慰;從另一方面看,也產生尷尬,因為它表示人面對超越自己控制能力的力量所產生的擔憂。
以色列人與其它民族非常不,他們絕對拒絕這些神秘術,並且尖刻嘲諷那些允許做這些法術的民族(依47:12-13)。以色列人認為這些法術都沒有意義,因為是天主在引導歷史,不能容忍人懷疑天主的愛和關懷,所以法律規定:在你中間,不可容許人使自己的兒子或女兒經過火,也不可容許人占卜、算卦、行妖術或魔術;或念咒、問鬼、算命和求問死者(申18:10-11)。
那麼,人如何知道天主的意願和計劃呢?
今天的讀經告訴我們唯一合法有效的方法是通過先知。
梅瑟描述這些人的特徵和職能,他們與巫師和占星術非常不同:先知是普通人,是兄弟姐妹中的一個,與君王不同的是他們不是由人民選出來的,而是直接由天主啟發的。天主向祂選中的先知,與他們溝通祂的想法和計劃,交給他們任務讓他們傳達給兄弟姐妹們,不能增加或者減少任何部分(15,18)。
梅瑟是先知的楷模:作為天主的發言人(16)。面對天主令人畏懼的權威,人民非常害怕,請求天主不要直接對他們講話,而是通過一個中間人轉告他們。梅瑟上到山上,會見天主,聽到天主的聲音,然後下山把聽到的話轉告百姓。這就是先知:上到山上的人,以某種方式作上主的參議(亞2:7),持續生活在與天主的對話中,在感覺和思想上都與天主不斷靠近,然後獲得力量和勇氣轉告給人民,甚至常常與人們的普通認識和善願相違背。
他們的權威來自哪裡呢?
如果他們忠實地傳達天主的話,他們的話就擁有天主同樣的權威;如果他們宣講自己的想法,他們的話就沒有比其他一般人超越的價值。
也可能發生這種情況,有的人以天主的名義發言,實際上是為其他神祇偶像說話。讀經告訴我們,這種人應該死,他們注定會失敗。他們的話不會有任何影響,隨風而逝不留踪影。 20
即使的人同樣渴望進入天主的奧秘世界,像過去的時代一樣,嘗試先知的代替品,找法師或者通神的人等等。
這不是與天主相遇的方法。個人不像盜賊穿越秘密裂縫那樣潛入天主的世界。天主希望透過先知,將祂的話語啟示給眾人。
梅瑟祝所有的人都成為先知,成為有能力聽到天主聲音的人,像他自己那樣(民11:29)。宗徒大事錄向我們肯定,因聖神在五旬節的傾住在人身上,所有的基督弟子都成為先知(宗2:17-18)。每一個基督徒被福音所照耀,都有能力辨識天主的願望,向兄弟姐妹溝通。

 

讀經二 (格前7:32-35

我願你們無所掛慮:沒有妻子的,所掛慮的是主的事,想怎樣悅樂主;娶了妻子的,所掛慮的是世俗的事,想怎樣悅樂妻子:這樣他的心就分散了。沒有丈夫的婦女和童女,所掛慮的是主的事,一心使身心聖潔;至於已出嫁的,所掛慮的是世俗的事,想怎樣悅樂丈夫。我說這話,是為你們的益處,並不是要設下圈套陷害你們,而只是為叫你們更齊全,得以不斷地專心事主。

以色列和古代其他民族的人們一樣,不結婚和沒有孩子的男人女人被看不起,被認為不正常,或者魔法的犧牲品;他們被輕視,因為不能傳宗接代,導致家庭和部落衰弱。你們要生育繁殖(創1:28)是天主給予人類的第一條命令。拉比研究說,傳宗接代非常重要,如果一對夫沒有孩子,丈夫就應該和妻子離婚,另外再找妻子生孩子,傳宗接代。

 


保祿給格林多人寫信,對這種傳統思想進行改革,請他們接受獨身,充滿激情地讚揚獨身生活方式,甚至降低對婚姻生活的評價。

勸告的開始是一系列的論證,他肯定婚姻是好的,是神聖的但是有一種危險,結婚的人會陷於對現世生活的投入,會把天主放在第二位,甚至忽略天主。結婚的人,心也會不能專一在天主上,會追求這個世界的事情,討好妻子丈夫。而不結婚的人就可以全力以赴投身於天主的事業。 32-34

保祿並不是說獨身生活高於婚姻生活,也不是說夫妻恩愛和性生活讓人遠離天主。保祿只是單純地指出,沒有結婚保守貞潔的人不僅不應該被輕視,而且他們的生活方式更加成熟,更加有利於與天主結合。沒有自己家庭的人,他們的心能夠更加自由、更加徹底地投身於天主,為兄弟姐妹服務。他們像先知一樣是被天主特別揀選的他們的選擇不是人的選擇,而是來於天主。
還有,獨身的人是婚姻生活中的人們的楷模。他提醒人們,婚姻生活屬於這個世界,不是最終的形式,只是過渡,注定要過去。在未來的世界,在天國,所有的人都好像天使,沒有妻子,也沒有丈夫。
保祿把獨身的貞潔生活看做恩賜,是服務天國和兄弟姐妹充滿喜樂的自由。但是如果遠離人群去尋找與天主的內在溝通,這種貞潔是假的,因為那樣只會關注自己,製造孤獨和憂傷。真正的貞潔不是遠離人群,相反,而是把愛心投向所有的人,接近他們,幫助他們。

 

福音 (谷1:21-28
他們進了葛法翁;一到安息日,耶穌就進入會堂教訓人。人都驚奇他的教訓,因為他教訓他們非常有權威,不像經師們一樣。當時,在他們的會堂裡,正有一個附邪魔的人,他喊叫說:納匝肋人耶穌!我們與你有什麼相干﹖你竟來毀滅我們!我知道你是誰,你是天主的聖者。耶穌叱責他說:不要作聲!從他身上出去!邪魔使那人拘攣了一陣,大喊一聲,就從他身上出去了。
眾人大為驚愕,以致彼此詢問說:這是怎麼一回事﹖這是新的教訓,並具有權威;他連給邪魔出命,邪魔也聽從他。他的聲譽遂即傳遍了加里肋亞附近各處。

耶穌在召叫了最早的四位門徒後(谷1:16-20),便選擇在葛法翁定居,作為他的城(瑪9:1)。耶穌住在伯多祿的家裡,那是湖邊的一座房,離會堂很近。他在這裡開始講道、治癒疾病。馬爾谷在福音的開始講述這些,概括指出耶穌的作為,是為了告訴我們耶穌一直是在人群中,幫助人們。
安息日,猶太人都進會堂祈禱,聽讀經,聽經師講解天主的話。聚會由辣彼主持,每一個成年猶太男人都可以自我推薦或者被邀請讀經及評經文。講道一般都很簡單可以參考著名辣彼對於那段經文的解釋。用自己的觀點講解是非常危險的,至少可能被認為傲慢自負。
耶穌,像平常一樣,來到會堂參加聚會,他選擇了讀經。第一部分是選自法律書,其它的選自先知。閱讀第二部分時,如果願意也可以講道,耶穌利用人們專心聽講的機會和祈禱創造的安靜氣氛,宣講出他的信息,受到熱情歡迎:與經師不同,他的話充滿權威(谷1: 21-22)。他的講道受到熱烈歡迎有可能是他並非簡單重複人們講過的話,而是對經文出自己新穎的解讀。
在講道結束的時候發生了突發事件。角落裡坐著一個被邪魔附體的人,他本來一直很安靜,沒有打擾人們的祈禱、唱經和聆聽突然在快要結束的時候,他開始猛烈攻擊耶穌。誰是這個附魔人呢?
耶穌時代的人不懂得我們現在的科學,不知道細菌、病毒、激素等等,把癲癇、神經病等所有心理或者精神疾病都歸為惡魔附身,不潔淨,因為它們會導致死亡。
所有的古代宗教都有驅魔術,是為了把人從惡魔下解放。按照一定的儀式和動作,常常類似法術,宣讀咒語,呼求重要人物的名字,以便獲得正能量的支持。
穌的驅魔方式與周圍的環境極不相同。 然而,在說話方式上,他適應了當的思路,借助於他那個時代的文化範疇與疾病相互作用。 他和每個人一樣,講邪靈惡魔
我們再來看看附魔的人。在會堂禮儀開始的時候他已經在那裡了,一直很安靜。在某一個時刻,他突然發生了什麼,開始爆發咒罵。
很明顯在這個人內有種性格,他已經不再是自己的主人,在他內有邪惡的死亡力量控制,消滅他本人的能力,把他完全非人化。
在耶穌到來之前,會堂裡很安靜、和平,一切正常進行。其實惡神早已經佔有了那個人,不過只要不讓魔鬼很難過,他就可以保持安靜。
但是耶穌到那裡,這種安靜不能繼續。基督的臨在與魔鬼、與惡勢力不能相容。二者是對手,彼此不能相容,只能互相攻擊。
惡魔總是找虛弱的人附身。現在它感覺到強大的人(瑪12:29)來了,有能力摧毀它的王國,因此倍受驚嚇,喊叫出來兩個問題:我們與你有什麼相干﹖你竟來毀滅我們嗎?
惡魔用了複數人稱,這不奇怪,因為拉人離開天主和生命的惡勢力有很多,有許多勢力因為耶穌的臨在和話語感受到威脅。
耶穌沒有用他那個時代常用的方式,詛咒和法術回答它,而是給了它兩個絕對命令:閉嘴!從他身上出去!很簡單。惡魔馬上服從,所有在場的人都驚訝萬分,看到在他們中間興起了一位先知,宣講新教義,擁有攜帶著天主力量的話語,擁有權威,也就是有能力實現自己所說的。
現在我們越過經文字面意思看一看。
那個被惡魔附身的人代表一個人在遇到基督之前的狀態,因此仍然受惡勢力的控制。惡魔的力量推動憎恨,使人自私,煽動不正義和暴力,貪婪金錢、權利的慾望.....
魔鬼是使自己成為那些入的主人然後自己孤獨的離開。他們命令、講話、推動,只要不造成大損失,一般人們都傾向於讓他們在平靜中不理會他們這種非人道的生活和被惡勢力操縱的狀態。
耶穌卻不是這樣,耶穌是解放者 他與這個負面的現實鬥爭。,因為他知道自己可以依靠「強而有效的說話
 我們也可以理性地設想,這個附魔的人參與會堂禮儀可能不是第一次,所以是經常聽聖經,也尊重講道,可是他的狀態並沒有任何改變,這不是因為天主的話沒有效力,而是辣彼錯誤的研究和解經削弱了天主話語的治愈力量,阻擋了驅魔的能力。
而耶穌出現的時候一切都改變了在人身上產生了奇蹟轉化,因為他以權威講話,讓附魔的人不舒服,所以開始暴力反抗。魔鬼不願意主動接受命令,它要堅持,要繼續控制它的犧牲品,所以它開始大呼小叫。
這種鬥爭表現了惡勢力的固執和反抗,這些惡魔存在於人身上、社會中、意識形態中、甚至在宗教及民間機構內。它們控制、操縱一旦被打擾他們就開始反抗、呼叫。
在附魔人中,沒有遇到耶穌之前,魔鬼居住得很平安,它可以承受經師和許多基督徒的能力。對日常權力的妥協、對世俗精神和偽善的讓步、對被削弱了福音本質的宗教活動,魔鬼都可以平安馴服。只要教會和基督徒仍然這樣不冷不熱,沒有激情,魔鬼就會保持沉默,讓一切平安運。可是,一旦有先知的聲音發出,有真正的信德和仁愛見證出現,魔鬼就要發動它操控的一切力量反抗。
天主對祂揀選的人賦予力量,但是人常常削弱這力量。
講道,如果不能祛除魔鬼,不能改變人和世界,那就不是耶穌的話語了